黄片。精神小妹。

7.0

主演:李南星 卢洪哲 迪安娜·安夫特 斯蒂夫·古根伯格 克劳德·雷 

导演:蕾琪儿·戈登堡 

黄片。精神小妹。高速云播放

黄片。精神小妹。高速云M3U8

黄片。精神小妹。剧情介绍

番外全程高能。然后,决心与日本人大干一场。周日清被逼无奈出手自保,金蟾的父亲曾救过多尔袞(寇振海 饰)的命,周传冰的儿子周易在美国闻讯后,A misfit group of New Mexico co 详情

谁能帮偶找一篇600字的作文题目是难忘的第一次中间要有些坎坷谢了拜托

难忘的第一次 人生是多姿多彩的,每个人都有许多第一次,每个第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有喜悦、悲伤、也是难忘的。  一天,我向奶奶要求,我和表妹灵灵自己做我们的晚餐,奶奶爽快地答应了。我们别提多高兴了。开始做饭了,我负责炒菜、切菜,灵灵年纪小便让她洗菜、做米饭。经过协商,我们打算做最喜欢吃的番茄炒蛋。我翻箱倒柜,把厨房弄的狼狈不堪才找齐了佐料。奶奶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轻轻地摇了摇头。灵灵从冰箱拿出番茄,小心翼翼地洗着,你看她多认真啊!用胖嘟嘟的小手轻轻地洗着。洗完,她把番茄放在菜板上,便做饭去了。  该我大显身手了!毕竟是第一次做饭,拿起刀来非常笨拙,把番茄切得粗细各异,奶奶看了大声叫着:“小祖宗,慢点,别切着手!”奶奶顺手拿起菜刀,“当当”几下,大小匀称,宛如一排排弯弯的小船儿,看到这,我惊叹不已。我模仿奶奶的样子一下一下耐心地切着。越到后面,手越发抖,因为后面手拿的空间越来越小了,我害怕切到手。终于切完了,身上全是汗。看着我的“战果”,奶奶连声说道:“不错不错,有进步!”该下锅了,我把油倒入锅里。半分钟过去了,油“噼里啪啦”地作响。我打碎鸡蛋,鼓起好大的勇气,蛋清和蛋黄宝宝流进了锅内,接着又是一声“噼里啪啦”的响声,我用锅铲搅拌起来。还没熟透时,我立即加了盐、鸡精。最后,我把番茄倒入锅内,翻炒一分钟。我叫灵灵端来盘子装菜。同时饭也做好了。  我们高兴地吃着“胜利的果实”,虽然菜有点淡,但我们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难忘的第一次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过许许多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走夜路,第一次去野营,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去外地旅游,第一次养小动物……一个个“第一次”就像一个个脚印,印在我们成长的道路上,使我们从中得到了启示。  我第一次学做饭是在上四年级的时候,那天爸爸和妈妈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妈妈让我自己煮方便面吃,但我一点儿也不想吃。我突然想到厨房里有买来的菜和面条,就准备自己做饭吃。  我要做的是西红柿鸡蛋面,需要的材料是:两个西红柿,两个生鸡蛋和五六根葱,食用油。准备材料后,我便照着妈妈平时做饭的样子开始了。  首先,拿出西红柿,用水洗干净后,用勺子将皮刮软,这样就能很容易地把皮剥下来了。剥好后,我用刀把西红柿切成了一瓣一瓣的,放在盘子里。接下来就是打鸡蛋了。先将鸡蛋打破,然后把蛋白和蛋黄倒入碗里,最后就是切葱了,葱切好后,倒入碗里。  然后要在锅里倒入一些油,到了油沸腾以后,将鸡蛋倒入锅里,等鸡蛋变成金黄色后,用炒菜的铲子将鸡蛋切成小块,再倒入碗里。炒完鸡蛋后就是炒西红柿和葱了。先将葱倒入锅里,翻炒几下后将切好的西红柿倒进去,等到完全入味以后把鸡蛋倒进锅里,翻几下以后往锅里倒些水,水开后,汤就好了。  最后要做的事是煮面,往锅里倒些清水,然后等水开后,把面条放进锅里,等到水再次烧开后,就可以捞出面条了。不过有点软,煮成稀饭了,嘿嘿……  这是我第一次做饭,虽然饭煮成了稀饭,但我还是很高兴,毕竟这是我自己做过的饭,自己做的,吃起来很香。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是自己做的,不管有多糟,我们也会觉得很好。我也知道了父母平时的不易。他们每天下班后要忙着做饭,做出来后还要能对上我们的口味。所以,我们要珍惜父母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难忘的第一次 记得我第一次做饭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那是在放暑假,平时就比较喜欢睡懒觉的我,自然一觉睡到了上午9点多。我慢吞吞地穿少衣服,叠好被子,心想:爸爸妈妈会做什么好吃的呢?是妈妈最擅长的鸡蛋饼,面条呢?想着想着,肚子更饿了。走出房门,等着爸爸催我快去洗脸、刷牙,可今天不一样,爸爸妈妈不见了!   我以为他们也在睡懒觉,可是当我走到他们卧室门口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了一张纸条:你自己吃点面包吧。爸爸、妈妈去你孙阿姨家了。就我一个人在家?耶!   我哼着小曲打开冰箱找面包,可是......面包呢?没办法,我只好自己做饭了。   我穿好围裙学着妈妈的样子打鸡蛋。我一手拿着鸡蛋,一手拿着碗,把鸡蛋在碗边轻轻敲了一下,没破?我再敲,敲,敲!总算把这个顽固的家伙敲开了。   然后把鸡蛋搅匀就开始蒸了。我把盛着鸡蛋的碗放在电磁炉上,为了节省时间我一边淘米一边蒸着鸡蛋。我一边淘一边想:妈妈做鸡蛋羹时都放了些什么呢?我怎么感觉少放了点什么。这时我打开水龙头,水!对,就是忘了加水了!我赶紧盛了一些水倒进鸡蛋羹里。我突然又想到了油,可油在哪呢?我在厨房里翻天覆地地找了好久才找到,我如获至宝,在碗里倒了点油。终于安心了,去看书,等着吃美味的鸡蛋羹。恩?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好?哎,我又忘了插上电源了。当我把电源插好,按下开关后,已经十点多了。   我又等了20分钟,才去关上电磁炉。当我拿起勺子吃下第一口自己做的鸡蛋羹时,我很激动---虽然忘了放盐。   什么事情没有尝试就没有成功,虽然这次做饭只做了一个鸡蛋羹和大米粥,但是我相信只要我愿意尝试,总有一天我能做出更多美味的佳肴!第一次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没有第一次人类就不会进步,没有第一次人生就味如嚼蜡。



作者在写信的过程中穿插了两次往事的回忆

九岁的凡卡·茹科夫,三个月前给送到鞋匠阿里亚希涅那儿做学徒。圣诞节前夜,他没躺下睡觉。等老板、老板娘和几个伙计到教堂做礼拜去了,就从老板的立柜里拿出一小瓶墨水,一支笔尖生了锈的钢笔,摩平一张揉皱了的白纸,写起信来。 在写第一个字以前,他担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又斜着眼看了一下那个昏暗的神像,神像两边是两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楦头。他叹了一口气,跪在作台前边,把那张纸铺在作台上。 “亲爱的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他写道,“我在给您写信。祝您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求上帝保佑您。我没爹没娘,只有您一个亲人了。” 凡卡朝黑糊糊的窗户看看,玻璃窗上映出蜡烛的模糊的影子;他想象着他爷爷康司坦丁·玛卡里奇,好像爷爷就在眼前。——爷爷是日发略维夫老爷家里的守夜人。他是个非常有趣的瘦小的老头儿,65岁,老是笑眯眯地眨着眼睛。白天,他总是在大厨房里睡觉。到晚上,他就穿上宽大的羊皮袄,敲着梆子,在别墅的周围走来走去。老母狗卡希旦卡和公狗泥鳅低着头跟在他后头。泥鳅是一条非常听话非常讨人喜欢的狗。它身子是黑的,像黄鼠狼那样长长的,所以叫它泥鳅。 现在,爷爷一定站在大门口,眯缝着眼睛看那乡村教堂的红亮的窗户。他一定在跺着穿着高筒毡靴的脚,他的梆子挂在腰带上,他冻得缩成一团,耸着肩膀…… 天气真好,晴朗,一丝风也没有,干冷干冷的。那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可是整个村子——白房顶啦,烟囱里冒出来的一缕缕的烟啦,披着浓霜一身银白的树木啦,雪堆啦,全看得见。天空撒满了快活地眨着眼的星星,天河显得很清楚,仿佛为了过节,有人拿雪把它擦亮了似的…… 凡卡叹了口气,蘸了蘸笔尖,接着写下去。 “昨天晚上我挨了一顿打,因为我给他们的小崽子摇摇篮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老板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院子里,拿皮带揍了我一顿。这个礼拜,老板娘叫我收拾一条青鱼,我从尾巴上弄起,她就捞起那条青鱼,拿鱼嘴直戳我的脸。伙计们捉弄我,他们打发我上酒店去打酒,他们叫我偷老板的黄瓜,老板随手捞起个家伙就打我。吃的呢,简直没有。早晨吃一点儿面包,午饭是稀粥,晚上又是一点儿面包;至于菜啦,茶啦,只有老板自己才大吃大喝。他们叫我睡在过道里,他们的小崽子一哭,我就别想睡觉,只好摇那个摇篮。亲爱的爷爷,发发慈悲吧,带我离开这儿回家,回到我们村子里去吧!我再也受不住了!……我给您跪下了,我会永远为您祷告上帝。带我离开这儿吧,要不,我就要死了!……” 凡卡撇撇嘴,拿脏手背揉揉眼睛,抽噎了一下。 “我会替您搓烟叶,”他继续写道,“我会为您祷告上帝。要是我做错了事,您就结结实实地打我一顿好了。要是您怕我找不着活儿,我可以去求那位管家的,看在上帝面上,让我擦皮鞋;要不,我去求菲吉卡答应我帮他放羊。亲爱的爷爷,我再也受不住了,只有死路一条了!……我原想跑回我们村子去,可是我没有鞋,又怕冷。等我长大了,我会照应您,谁也不敢来欺负您。 “讲到莫斯科,这是个大城市,房子全是老爷们的,有很多马,没有羊,狗一点儿也不凶。圣诞节,这里的小孩子并不举着星星灯走来走去,教堂里的唱诗台不准人随便上去唱诗。有一回,我在一家铺子的橱窗里看见跟钓竿钓丝一块出卖的钓钩,能钓各种各样的鱼,很贵。有一种甚至约得起一普特重的大鲇鱼呢。我还看见有些铺子卖各种枪,跟我们老板的枪一样,我想一杆枪要卖一百个卢布吧。肉店里有山鹬啊,鹧鸪啊,野兔啊……”可是那些东西哪儿打来的,店里的伙计不肯说。 “亲爱的爷爷,老爷在圣诞树上挂上糖果的时候,请您摘一颗金胡桃,藏在我的绿匣子里头。” 凡卡伤心地叹口气,又呆呆地望着窗口。他想起到树林里去砍圣诞树的总是爷爷,爷爷总是带着他去。多么快乐的日子呀!冻了的山林喳喳地响,爷爷冷得吭吭地咳,他也跟着吭吭地咳……要砍圣诞树了,爷爷先抽一斗烟,再吸一阵子鼻烟,还跟冻僵的小凡卡逗笑一会儿……许多小枞树披着浓霜,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等着看哪一棵该死。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跳出一只野兔来,箭一样地窜过雪堆。爷爷不由得叫起来,“逮住它,逮住它,逮住它!嘿,短尾巴鬼!” 爷爷把砍下来的树拖回老爷家里,大家就动手打扮那棵树。 “快来吧,亲爱的爷爷,”凡卡接着写道,“我求您看在基督的面上,带我离开这儿。可怜可怜我这个不幸的孤儿吧。这儿的人都打我。我饿得要命,又孤零零的,难受得没法说。我老是哭。有一天,老板拿楦头打我的脑袋,我昏倒了,好容易才醒过来。我的生活没有指望了,连狗都不如!……我问候阿辽娜,问候独眼的艾果尔,问候马车夫。别让旁人拿我的小风琴。您的孙子伊凡·茹科夫。亲爱的爷爷,来吧!” 凡卡把那张写满字的纸折成四折,装进一个信封里,那个信封是前一天晚上花一个戈比买的。他想了一想,蘸一蘸墨水,写上地址: “乡下 爷爷收” 然后他抓抓脑袋,再想一想,添上几个字: “康司坦丁·玛卡里奇” 他很满意没人打搅他写信,就戴上帽子,连破皮袄都没披,只穿着衬衫,跑到街上去了……前一天晚上他问过肉店的伙计,伙计告诉他,信应该丢在邮筒里,从那儿用邮车分送到各地去。邮车上还套着三匹马,响着铃铛,坐着醉醺醺的邮差。凡卡跑到第一个邮筒那儿,把他那宝贵的信塞了进去。 过了一个钟头,他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熟了。他在梦里看见一铺暖炕,炕上坐着他的爷爷,搭拉着两条腿,正在念他的信……泥鳅在炕边走来走去,摇着尾巴…… 可是梦毕竟是要醒的。圣诞节的大街上,偶尔会穿过一辆马车,那是贵族家的少爷小姐们去买礼物,或是到贵族学校去聚会吧。一辆马车缓缓朝店门口驶来,那匹马不像市长大人家的马车那样,凡卡见过市长大人家的马。那是前年,沙皇路过这座城市,冬天里,人们大部分还穿不暖衣服,可在警察的胁迫下,不得不光着脚板拿着发给的花束和彩带到街上去,去在寒风刺骨中欢迎他们伟大的沙皇。 沙皇和皇后穿着从西伯利亚猎来的北极熊做成的绒袍,皇后脖颈上还围着用北极狐的皮毛做成的围脖。老卡加的店里卖的围巾与这个比起来可是差远了,不过他还是捋捋自己满是油污且皱皱褶褶的衬衣领子,硬是把第二个扣子挤到第一个扣眼里——第一个扣子是在和小琳娜她妈吵架的时候被撕掉的——然后他用沾满钞票味的手抹了抹自己的脸。他不明白沙皇和皇后为什么这么早来,害的他早起未洗脸就得起来迎接。不过老卡家还是挺激动的,因为那毕竟是沙皇呀,他特希望沙皇或是皇后能看他一眼,就像希望城里人都到他店里来买东西那样渴望。 对了,该说说市长大人的马了,它紧紧跟着沙皇坐的福特轿车——俄国尽管有工厂,可造的轿车就是不如美国的好,有人说皇后带的首饰就是用造轿车的钱买来的——那是一匹白马,浑身上下都是肉——凡卡不知道“丰满“这个词,所以只能用这个句子来形容——它身上的毛白的像雪,像凡卡家乡的雪,鬃毛和尾毛大概是马夫早上刚刷的吧,被风一吹,从那马身上飘来阵阵熟悉的香味,哦,那是老板娘用的洗发水的味道——她经常说那洗发水是最好的最贵的,至少在城里是这样的,不知她闻见马身上的味道会怎么说——在马那顿涅茨的草原一样宽广的肚皮上,从上到下都围着中国产的丝绸——这是他从一个进过圆明园的英国上尉那里高价买来的——而这都是为的是它的马显得更高贵,更有身份,可是他大可不必,因为这城里有多少人有马呢? 凡卡伺候的老板家恰好有一匹,它不如市长大人家的马肥,也不如那马香,更不如那马高贵,可老板认为他的马还是不错的,就像他的人品一样。那匹瘦骨嶙峋的马,用它那像凡卡的爷爷拐杖一样的腿把老板坐的车拉到了店门口。 凡卡醒了,他醒的很及时,因为老板回来了。他透过窗子看到那马的尾巴——尾巴是这马最显眼的位置,正所谓“马瘦毛长”——被编成了一条美丽的花辫子,还夹着一条彩绳。这当然是对花辫子的形容,可是如果这花辫子是马尾巴,而且是老板家马的尾巴,那就大事不妙了。这就像邻家小琳娜妈妈那小山似的身体穿上紧身衣,就是芭蕾舞演员穿的那种,那是什么样子就可想而知了。可门前这马就是这样,但以老板的审美观来看——他经常把老板娘比作蒙娜丽莎——是非常好看的。那尾巴是老板为了在圣诞前夜去教堂做礼拜而特地占用他平常点钱的时间亲手编的。因为他认为,虽然自己的店小了一点,虽然自己的马差了一点,但为了面子还是要尽力呀,就譬如说把马尾巴编成花辫子,这样就可以在老爷太太们面前夸耀了——不过如果让没上过多少学的凡卡听见老板以自己的马的尾巴发表的演讲(其实是在那些少有修养的人眼里,那其实是一篇错别字连篇但又可以得奖的大笑话),凡卡会认为那比谈论猪屁股还恶心。 老板蠕动着自己的身体——他平时不是这样蠕动,而是扭动——走过来走进店里。终于凡卡知道为什么老板会这样异常,当店门被推开时,一股烈性伏尔加的味道扑面而来,老板摇摇晃晃差点倒在凡卡身上,可是看来卧室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些,一个身影就这样扑通一声倒了下去,倒在床上。这时门又开了,是老板娘,一股龙舌兰的味道扑面而来,她也差点倒在凡卡身上,可最后她还是倒在了床上。就这样,一阵脚步声后,店里又恢复了寂静。凡卡在一阵提心吊胆之后也又平静下来,本该在这时忙着擦地的他现在这坐着不动,这若在平常可是找死的呀。 现在,凡卡心想,自己坐着也没事了,又没人知道,而这地板擦不擦都一个样。他渐渐放松起来,又想起给爷爷的那封信了。正当凡卡倚着台子想爷爷时,一双眼睛盯上了凡卡,这双眼睛的主人不算是成人,可他却以一颗成人的心想着一件罪恶的事。 伙计也回来了,他本想把老爷太太扶进屋里,可没成想他们比兔子还快,根本不用伙计扶,自己就像苹果落地似的朝着床走了过去。看老板和老板娘都走了,睡觉去了,伙计自己也深感疲乏,昨天在第三大街弗拉基米尔家的聚会真是闹腾极了,现在一想起来就头疼,所以伙计决定自己还是去睡觉吧。正当他把马安顿好,从后门进屋准备去睡觉时,他从过道里却看见一个人,那是凡卡。尽管同样是从异乡来的,同样都还不是大人,可伙计却对凡卡没有一点好印象。因为在他那颗虽然只有十六七岁的心上,却已生出许多心眼,这使他提前成了一个虚伪,充满欺诈与嫉妒的人。伙计不允许店里除老板及其家人以外有任何人敢违抗他,凡卡就这样成了他暴政下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是的,作为学徒的凡卡尽管不被老板喜欢,可他的聪明与灵巧却让伙计耿耿于怀。伙计一直把凡卡当作眼中钉肉中刺,生怕凡卡哪一天取代了他的位置。这也就是伙计心里生成罪恶计划的原因——他想除掉竞争对手。 老板和老板娘虽然喝多了,可毕竟还好好的,他们到下午就醒了过来。当老板从房里出来,伸伸胳膊,抽抽裤腰然后又打个哈嘁,最后终于清醒过来后,发现店里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便去点钱了,而老板娘则不像老板那样有那么多坏毛病,刚从床上起来便一溜烟冲出店门,出去了。凡卡呢?他正擦地板呢,来回来去的脚步声并没有扰乱他的心,他心中依然想着爷爷。 伙计终于开始他的计划了。老板点钱时的神情专注的很,就是此时此刻天塌下来也不能使他挪挪地方。伙计进来了,他是来帮忙记账的。于是,钞票过手的声音与笔尖滑动的声音此起彼伏。老板果然是老手,他的工作尤其是与钱有关的,绝对是速度加质量。老板靠在椅子上,发现今天伙计干活认真许多,还为自己沏好了茶。这小子今天不错呀,老板心想,于是对伙计说,你今天和我们一起来吃饭吧,随后自己便出去了。而伙计呢,也正暗自心喜,他终于获得一个想老板和老板娘进言的机会了。 毕竟是圣诞节,老板似乎也松了许多。只要凡卡不停的干活,老板也就不搭理他,也就不像以往那样鸡蛋里头挑骨头了。这使凡卡轻松许多,他虽然做了不少事,但对于平常来说,这实在是太轻松了。终于熬到晚上了,凡卡不盼着老板价会给他什么好吃的,不过睡觉时就可以梦见爷爷了。他依然对它的信充满希望。凡卡喝着稀粥,啃着面包,而在离过道不远的餐厅里,老板,老板娘还有伙计正大鱼大肉的吃呢。就在这当儿,伙计开口了,把他看见凡卡偷懒不干活再加上许多醋啊油啊,一块儿回了一锅,给了老板和老板娘。后果可想而知,老板和老板娘哪里还吃饭呀,火气顿时冲天,老板娘会屋去拿鞭子,而老板更是从桌子上抄起一把叉子就冲了出去。伙计自然很高兴,只挽挽袖子便跟了出去,因为他并不想一下之凡卡于死地。 在昏暗的灯光下,凡卡因为身上正挨着鞭打而嚎叫,而他心中却纳闷为什么当时醉醺醺的老板和老板娘会知道他偷懒,而他决没想到会是伙计告的密。老板一边抽打着一边穿着粗气,还骂凡卡:“叫你个狗崽子偷懒,不干活,还敢偷面包,真是反了你了。”对于偷懒凡卡无法否认,但哪来的偷面包,凡卡真是觉得自己冤枉。他忍住疼,说:“老、老板、我,没有偷、偷面包。”老板一听,停下手中的鞭子,“真的没偷?““真的。就是您给我是个胆子我也不敢偷面包去呀。”老板听后,气喘的越来越粗了,凡卡以为老板累了,可老板突然挥起手臂,照着凡卡腿上就是一下,凡卡开始还以为是给了他一拳,没想到一拳下去,凡卡感到揪心的疼,鲜血一下子沁透了凡卡的单裤。原来老板把叉子刺进了凡卡的肉里,“真是反了,还敢狡辩......"老板有点累了,他也不管凡卡的伤口,对伙计说:“把他关进马棚里。”伙计假装关心凡卡的样子,说:“老板,你看,凡卡这个样子,外面有这么冷,您看......""叫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老板依旧很生气但也很累,于是就回屋去了。 老板走了,伙计回过头来看凡卡,好像昏过去了,看着凡卡鲜血淋淋的腿,伙计露出一丝微笑。心想:凡卡再见了,谁叫你这么倒霉呢?说完,他拖着凡卡,走了。并不是走去马棚的后门,而是去前门,去大街上。第一次是与爷爷一起守夜,另一个是和爷爷一起砍圣诞树,目的是用以前的美好生活来对比现在的悲惨生活,激发我们的同情心! 望采纳啦~!

黄片。精神小妹。猜你喜欢